国内大部分人都吃过转基因食物,国内大部分人

作者:农业资讯

7月15日,转基因科学传播科学家与媒体交流会暨“基因农业网”开通仪式在北京举行。我国玉米育种学科带头人、国家玉米中心主任戴景瑞院士担任此次会议主席,包括农业部相关负责人、从事转基因研究的科学家、科普学者、科学媒体在内40余人出席,会议由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黄大昉主持。该会议宣布“基因农业网”正式开通上线。今年2月,中国生物工程学会、中国植物生理与分子生物学学会、中国作物学会、中国植物保护学会和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联合发起建立了《农业生物技术科学传播平台》,“基因农业网”正是在此背景下建立,其目的在于搭建科学家与媒体之间的交流平台,加强农业生物技术科学传播,促进民众对转基因的科学认知,推动我国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重大专项的研究和产业化进程。网站特设“问答”、“谣言与真相”等栏目,列举出一些公众关心的包括转基因技术在内的生物技术问答。网友也可直接在网站提问,网站将请科学家进行解答。会议还就科学家与科技媒体如何开展合作,切实做好转基因等科学技术的科学传播报道等问题展开深入探讨。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贾士荣在会上发言,对转基因谈到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贾士荣教授以及根据其发言整理的发言稿: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贾士荣谈到转基因,我接触到的一些亲戚朋友,他们首先要问的一个问题就是,转基因到底有什么用?我想这个问题,可能还要加强宣传。第一,我们应该给公众说清楚,农业生物技术是发展最快、最好的一种技术,它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刚才大家已经说到1996年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是30万公顷,现在是1.7亿公顷,创造了一千亿美元价值。你可以跟历史上其他的农业技术去比较比较。化肥的情况我知道,从19世纪中叶德国李比希发明了化肥,从有机到无机肥料,等到广泛应用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多世纪。现在转基因作物17年增加了100倍,这是什么概念?转基因同时也是最好的一种技术。我想举三个实际例子来说明。第一个,夏威夷的木瓜,因为受到番木瓜环斑病毒的影响,严重危害了夏威夷的木瓜产业,以致濒临破产。后来,转基因木瓜研究出来了,挽救了夏威夷的木瓜产业。现在夏威夷的木瓜是转基因的,台湾的木瓜是转基因的,我们国内也批准了转基因木瓜的商业化,很多市场上现在也不少,大量的木瓜都是转基因的。第二个例子,朱祯教授也提到,阿根廷、巴西的转基因大豆。阿根廷和巴西由于使用了转基因大豆,振兴了它的大豆产业,成为了很大的大豆出口国。种植转基因大豆,它可以免耕、少耕,即不用翻地直接种。它还可以密植,密植之后,产量20%、30%地提高。这样,它成为重要的经济支柱。第三个例子,我们国家抗虫棉的研制,可以说是既挽救了、又振兴了我们的植棉业。不知道大家记得不,1992年的时候,华北地区棉铃虫大爆发,农药已经控制不住。老百姓谈虫色变,干脆就不种了,所以我们国家的植棉面积大幅度下降。由于棉花不够,纺织厂就停工待料,这个时候的结果,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每年是100亿人民币。有了抗虫棉以后,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当初去推广的时候,老百姓也好,各省市县的老百姓也好,对抗虫棉还是有点怀疑的,他们没看到具体的好处。后来我们就把转基因和非转基因的作物挨着一起种,不喷农药看看是什么效果。慢慢地,农民就接受了,中层干部也接受了。到了最后,农民是非抗虫棉种子不买不种。由于抗虫棉的推广应用,现在我们国家大概70%以上的棉花都是抗虫棉,像山东、河南这些省份基本上是100%。同时,我还要强调一点,由于少用农药,以前一个生产季,农民要背着药桶打20来次,推广了抗虫棉以后,打药减少到三到四次。我们到山西去看,他们告诉我说,过去一户承包两亩地,天天要在地里打药;现在可以承包12亩地,两个人即可管理。我们去了以后,他们要让我们和他们照相留念。这个说明了什么问题?当时的舆论环境,抗虫棉好像没有遭遇什么反对声音。我们现在回顾起来,第一是因为政府态度鲜明。农业部在审批抗虫棉的时候,甚至于后来为了加快这个推进的速度,有那个简化程序的要求。朱镕基副总理到我们所检查的时候,明确指出要加大抗虫棉的推广力度,这一点很重要。第二条是农民欢迎,市场由谁来决定,用户来决定。只要你有需求,只要你的东西好,肯定有人接受。第三,它的效益明显。不光是经济效益,而且有环境效益。以前每年大概棉农里面打农药死亡的人数达三百多人,现在这个数据大大下降。还有一点,抗虫棉出来十来年,因为不喷农药,虫子不抗药了。所以万一抗虫棉出什么问题的,农药又可以用。可是,从老百姓来讲,从消费者来讲,还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我觉得,第一个还是要增加这方面的宣传,摆事实,讲道理。从国际上来看,美国为什么发展快,欧盟为什么发展慢。我觉得主要原因是,美国是一个最大的农业出口国,它要把自己的商品推销到全世界。而欧盟因为它的粮食基本上还有富裕,所以它尽量阻挡美国的产品进入欧盟。我希望经济学家要去研究研究这个问题。但是欧盟有意阻挡美国产品进去的同时,在世界科学发展大背景下,它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发展也慢了。我们国家一度在转基因水稻上是领先的,后来由于种种干扰,丧失了先发优势,我觉得非常可惜。将来的转基因怎么发展,我觉得传统农业的概念会被打破。由于应用了基因技术,它可能将来会把农业、医药、工业、环保这些领域的技术交叉融合起来。现在我们提基因农业,基因药物,实际上是老百姓一直在接受的。基因工程药物,像刚才说的胰岛素,普遍被应用。还有很多的药都是基因工程的产物。将来我们这些药物可以由农作物来生产。现在已经有用大米、水稻来生产一些人血白蛋白,将来还有其他的药物可以用转基因的办法来合成。还有,利用转基因技术还可以在环保上消除重金属污染。三个想法。我觉得基因农业或者转基因这个词本身不是一个贬义词,是一个具有正能量的词。因为它代表了将来的发展方向。任何人、任何力量都不可能阻挡、延缓这个技术的发展。我相信这一点,是因为从17年的发展过程来讲,转基因作物每年都以百分之十几增长,十七年发展一百倍。小道理要有大道理来管,如果对这个趋势的形势认不清楚,从战略的高度、从国家利益的高度来看,就不能做出正确的预测。我们的科普要把这个大背景讲明白,这是第一个想法。第二个想法,任何新事物出现的时候都会有争论,有质疑。历史上的故事太多太多。当初火车发明的时候,有人提出来火车的时速超过45公里会对人的大脑有损伤。几十年过去了,回过头来看,我们现在的高铁,300公里、400公里的时速,人的大脑有没有损伤呢?从生物学发展角度来讲,生物学发展过程中间也有争论,也有怀疑。孟德尔在寺庙里面做的豌豆的杂交实验,把红花豌豆和白花豌豆一杂交,后来就出来了红花和白花的品种,他说是由因子产生出来的,这个因子就变成现在的遗传基因。可是孟德尔的杂交道理过了一百年才被发现。还有一个要思考的问题,为什么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支持生物技术发展、包括欧盟的科学家?科学家从总体上是尊重科学、尊重事实、讲事实、讲真理的。我跟农业部的代表团到欧盟去考察,德国的农业部主任跟我们说了一句话,我们欧盟犯了一个错误,希望你们中国不要重蹈覆辙。这句话我印象深刻。所以,应该对科学充满信心,对事业充满信心。第三个想法,有媒体的朋友来参与,我觉得非常好。因为我们搞科学的人,不懂得怎么跟公众交流,说话缺乏艺术性,太直接。过去有个问题,不少科学家不愿意出来讲话。什么原因呢?一,你一出来讲话,你就成为被攻击对象。我觉得他们是有组织、有计划、有目标的。很显然,我们每次开两会之前,他们会攻击的人第一个是我,第二个是张启发,第三位是朱祯教授。谁出来讲话都被攻击,黄大昉先生也是被攻击的对象。第二个原因,我觉得个别媒体在采访的时候常常是,我们所说的东西和最后刊出的东西不一样,断章取义、张冠李戴。我们做工作,想为国家做一点事情,却被骂成了间谍、卖国贼、罪人、汉奸,很多人戴了帽子以后,心里很不舒服。我因此理解很多科学家不愿意说话。这个问题,我建议科学界的朋友和媒体界的朋友都要来总结、反思或者换位思考。最后,我要问这样一个问题:将来谁是真正的罪人?我认为,将来谁阻挡了转基因,谁犹豫不决,他就是历史的罪人。这是我发言的最后一句话,谢谢!特别申明:生物探索转载上述内容,不表明同意其描述,仅供读者参考,并不构成观点或建议。

新京报:但也有说法称一些国内外的实验证明了转基因食物有危害。

关于推广 再不发展可能就错过了时机

关于推广 再不发展可能就错过了时机

新京报:很多人担心外国的生物公司会通过种子控制市场,实施垄断。

新京报:近期61名院士联名上书,呼吁推进转基因产业化,为什么院士这么着急要发展转基因呢?

对于政府来说,一要根据法律、政策积极推进转基因技术的发展,二要加强科普宣传,三要改进管理、加强监管,相信政府也会不断在这方面努力。

新京报:有人说现在全球已经有四分之三人口吃了转基因食品,有这回事吗?

黄大昉:外国公司当然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甚至垄断市场。那么我们能简单地不进口转基因作物吗?现在是我们自己不够,不进口不行。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不发展,就靠进口,能解决中国迫切的不断增长的需求吗?我们要加快自己的发展,真正满足我们的需求,才能和跨国公司竞争。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金煜

关于食用 全球28个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

新京报:最近张掖市出台转基因禁令,明确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你怎么看?

黄大昉: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一系列的中央文件,大的政策都是要积极发展新的科技、技术,包括转基因技术。有关转基因的事,农业部统一负责,种不种,碰到什么问题,都得打报告。

新京报:崔永元最近在美国做转基因调查,发现美国人并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不是转基因。在美国,也有很多专家反对转基因。

黄大昉:网民、消费者自发组织的一些转基因食品的品尝,只要这些作物不是未经批准大规模种植,就没有违背农业部的有关规定。比如说,水稻没有商业化,还是一种试验产品,实验材料必须统一处理,不能流散到市场或田间去。这些做到的话,就是符合农业部安全性评价的,没有违背安全管理条例。

近段时间,一系列事件再次让“转基因”成为热点话题。上周,甘肃张掖市发出转基因“禁令”;此前,法国老鼠致癌实验、崔永元赴美调查转基因、黄金大米实验违规事件以及院士上书呼吁转基因产业化,都让老百姓越来越“看不懂”。日前,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农业部农作物分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黄大昉。他表示,国内大部分人都已吃过转基因食物。

新京报:崔永元最近在美国做转基因调查,发现美国人并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不是转基因。在美国,也有很多专家反对转基因。

新京报:很多人担心外国的生物公司会通过种子控制市场,实施垄断。

多年在农科院植保所和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工作,从事转基因研究和推广工作近30年。参与过转基因抗虫棉等研究、参与过我国第一个转基因安全管理条例《农业生物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实施办法》的调研和制定。

黄大昉:去年统计,全球有28个国家正式批准大规模种植转基因作物,种植了也就吃了,另外还有将近30个国家,允许进口转基因作物作为食品饲料加工,加起来就是将近60个国家,都离不开转基因了。这60个国家,人口占了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三。

公众也不可能接受所有的科学基本知识,个别专家有怀疑,这也是允许存在的。但有一点,公众可以相信的是科学家共同体,科学研究的权威机构。现在国内外的科学家共同体是认可转基因安全性的,甚至包括持保守态度的欧盟科学咨询委员会主席,最近也发表声明,讲转基因是安全的。

黄大昉:网民、消费者自发组织的一些转基因食品的品尝,只要这些作物不是未经批准大规模种植,就没有违背农业部的有关规定。比如说,水稻没有商业化,还是一种试验产品,实验材料必须统一处理,不能流散到市场或田间去。这些做到的话,就是符合农业部安全性评价的,没有违背安全管理条例。

我们国家现在的纺织品是很便宜的,如果当年我们不发展转基因抗虫棉,现在就不可能有这么繁荣的纺织品市场。那个时候如果不发展我们自己的抗虫棉,我们的棉花市场60%的利润就要交给外国公司。

这两个例子的确说明监管层面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逐步解决,但不要因为这些问题,就一棍子打死,认为政府好像没有监管,最后又和安全问题混淆在一起,进一步打击转基因的发展。

我们上次在北京的玉米品尝会,再三请所有的志愿者都看,所有的玉米都是经过统一处理的,最后吃剩的叶子、棒子都是统一处理,并没有任何转基因残留的物质散落到田间,是严格按照农业部的安全性条例去做的。

对于政府来说,一要根据法律、政策积极推进转基因技术的发展,二要加强科普宣传,三要改进管理、加强监管,相信政府也会不断在这方面努力。

这两个例子的确说明监管层面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逐步解决,但不要因为这些问题,就一棍子打死,认为政府好像没有监管,最后又和安全问题混淆在一起,进一步打击转基因的发展。

关于安全 安全评估已考虑对后代的影响

黄大昉:外国公司当然希望进入中国市场,甚至垄断市场。那么我们能简单地不进口转基因作物吗?现在是我们自己不够,不进口不行。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不发展,就靠进口,能解决中国迫切的不断增长的需求吗?我们要加快自己的发展,真正满足我们的需求,才能和跨国公司竞争。

黄大昉:大学生精子质量变差那个是谣言,法国做的老鼠致癌实验,实验结果后来被欧盟安全食品管理局否定了。

关于安全 安全评估已考虑对后代的影响

新京报:近期61名院士联名上书,呼吁推进转基因产业化,为什么院士这么着急要发展转基因呢?

—黄大昉

我们的大豆作物就是这么被控制的。我们消费5000多万吨大豆,80%的国内市场是被国外大豆控制的。如果我们自己不发展,最后就会被国外控制,那还有什么粮食安全可言?一旦粮价一下上去了,大豆价格一下上去了,我们能用十元二十元就买一桶油吗?那时可能100元、200元都不一定买得到。

黄大昉:我国制定出了转基因的法律条款、规章制度。这么多年来,保障了转基因的安全性,促进了我们国家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应该说是有功劳的。可是中国这么大,情况很复杂,监管的确没有完全到位,只能在实践中改进。

新京报:前段时间,湖南“黄金大米”实验被证实的确存在违规行为,最近中储粮也为转基因油菜籽流入国储库而道歉。监管层面是否的确存在问题?

新京报:现在能保障安全,以后也能保障吗?

事实上我们现在的安全性评价这套程序和方法,已经考虑到对后代的影响了,这还不是我们国家制定的标准,而是经过国内外长期研究总结出来的这套程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预测到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可以说转基因安全风险的控制是可以做到的。事实证明,转基因大规模产业化已经20年了,并没有出过事。

我们国家现在的纺织品是很便宜的,如果当年我们不发展转基因抗虫棉,现在就不可能有这么繁荣的纺织品市场。那个时候如果不发展我们自己的抗虫棉,我们的棉花市场60%的利润就要交给外国公司

转基因技术发展最早的是美国,第一个转基因食品从1996年就开始吃了,现在全世界有28个国家在种植转基因作物,50多个国家在进口转基因作物产品,加工食品、饲料,包括我们国内绝大部分人也都吃过转基因食品,比如转基因大豆最后榨成豆油,这就是转基因食品。

新京报:最近一段时间,民间出现了很多转基因品尝会,但有人质疑在未得到国家批准的情况下吃转基因食物是违法行为。你也参与过北京的转基因品尝会,你怎么看?

黄大昉:院士考虑到了中国的粮食安全和科技竞争力,再不发展,可能就错过了发展时机了。转基因能带来增产,保障粮食安全,如果推广的话,可以减少80%的农药。

公众也不可能接受所有的科学基本知识,个别专家有怀疑,这也是允许存在的。但有一点,公众可以相信的是科学家共同体,科学研究的权威机构。现在国内外的科学家共同体是认可转基因安全性的,甚至包括持保守态度的欧盟科学咨询委员会主席,最近也发表声明,讲转基因是安全的。

黄大昉:我没跟崔永元一块走,不知道他是怎么调查的,但是美国的权威机构、官方科学家都在说:我们70%以上的食品里都含有转基因成分。我想崔永元去美国总得吃饭吧,无论在谁家吃饭,是快餐还是普通食品,用的什么油,里面大多含有转基因成分。

我们的大豆作物就是这么被控制的。我们消费5000多万吨大豆,80%的国内市场是被国外大豆控制的。如果我们自己不发展,最后就会被国外控制,那还有什么粮食安全可言?一旦粮价一下上去了,大豆价格一下上去了,我们能用十元二十元就买一桶油吗?那时可能100元、200元都不一定买得到。

近段时间,一系列事件再次让“转基因”成为热点话题。上周,甘肃张掖市发出转基因“禁令”;此前,法国老鼠致癌实验、崔永元赴美调查转基因、黄金大米实验违规事件以及院士上书呼吁转基因产业化,都让老百姓越来越“看不懂”。日前,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员、农业部农作物分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黄大昉。他表示,国内大部分人都已吃过转基因食物。

黄大昉:公众往往想要绝对安全的东西,实际上任何技术都有风险。但是新技术经过了科学研究,把风险控制住了,这就是安全的。

黄大昉:公众往往想要绝对安全的东西,实际上任何技术都有风险。但是新技术经过了科学研究,把风险控制住了,这就是安全的。

新京报:前段时间,湖南“黄金大米”实验被证实的确存在违规行为,最近中储粮也为转基因油菜籽流入国储库而道歉。监管层面是否的确存在问题?

黄大昉:去年统计,全球有28个国家正式批准大规模种植转基因作物,种植了也就吃了,另外还有将近30个国家,允许进口转基因作物作为食品饲料加工,加起来就是将近60个国家,都离不开转基因了。这60个国家,人口占了世界人口的四分之三。

黄大昉:院士考虑到了中国的粮食安全和科技竞争力,再不发展,可能就错过了发展时机了。转基因能带来增产,保障粮食安全,如果推广的话,可以减少80%的农药。

美国老百姓不关心这个,因为政府说了大部分都有转基因成分。美国没有强制要求贴出转基因还是非转基因的标志,科学界认为没有必要,而且考虑到竞争公平性,不允许用非转基因的标志多卖钱。

黄大昉: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一系列的中央文件,大的政策都是要积极发展新的科技、技术,包括转基因技术。有关转基因的事,农业部统一负责,种不种,碰到什么问题,都得打报告。

新京报:有人说现在全球已经有四分之三人口吃了转基因食品,有这回事吗?

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黄大昉回应转基因热点问题图片 1黄大昉 多年在农科院植保所和农科院生物技术研究所工作,从事转基因研究和推广工作近30年。参与过转基因抗虫棉等研究、参与过我国第一个转基因安全管理条例《农业生物基因工程安全管理实施办法》的调研和制定。

新京报:现在能保障安全,以后也能保障吗?

转基因技术发展最早的是美国,第一个转基因食品从1996年就开始吃了,现在全世界有28个国家在种植转基因作物,50多个国家在进口转基因作物产品,加工食品、饲料,包括我们国内绝大部分人也都吃过转基因食品,比如转基因大豆最后榨成豆油,这就是转基因食品。

黄大昉:我国制定出了转基因的法律条款、规章制度。这么多年来,保障了转基因的安全性,促进了我们国家转基因技术的发展,应该说是有功劳的。可是中国这么大,情况很复杂,监管的确没有完全到位,只能在实践中改进。

关于食用 全球28个国家种植转基因作物

新京报:但也有说法称一些国内外的实验证明了转基因食物有危害。

关于监管 民间品尝会统一处理转基因食物

新京报:最近一段时间,民间出现了很多转基因品尝会,但有人质疑在未得到国家批准的情况下吃转基因食物是违法行为。你也参与过北京的转基因品尝会,你怎么看?

我们上次在北京的玉米品尝会,再三请所有的志愿者都看,所有的玉米都是经过统一处理的,最后吃剩的叶子、棒子都是统一处理,并没有任何转基因残留的物质散落到田间,是严格按照农业部的安全性条例去做的。

关于监管 民间品尝会统一处理转基因食物

黄大昉:大学生精子质量变差那个是谣言,法国做的老鼠致癌实验,实验结果后来被欧盟安全食品管理局否定了。

新京报:最近张掖市出台转基因禁令,明确禁止种植转基因作物,你怎么看?

美国老百姓不关心这个,因为政府说了大部分都有转基因成分。美国没有强制要求贴出转基因还是非转基因的标志,科学界认为没有必要,而且考虑到竞争公平性,不允许用非转基因的标志多卖钱。

黄大昉:我没跟崔永元一块走,不知道他是怎么调查的,但是美国的权威机构、官方科学家都在说:我们70%以上的食品里都含有转基因成分。我想崔永元去美国总得吃饭吧,无论在谁家吃饭,是快餐还是普通食品,用的什么油,里面大多含有转基因成分。

事实上我们现在的安全性评价这套程序和方法,已经考虑到对后代的影响了,这还不是我们国家制定的标准,而是经过国内外长期研究总结出来的这套程序,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预测到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可以说转基因安全风险的控制是可以做到的。事实证明,转基因大规模产业化已经20年了,并没有出过事。

本文由三分时时彩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